“ 只有在我们体验过内在后,才能打开外界真正美丽的封藏。”


私人唠叨博客。。灵修,佛教,文哲,欢喜之光,悲忧之事,情绪观照...... 各种

关于灵修,请转子博客:
云箜 ( 搜索 :yunkong7 )

停伫在纯粹的湛蓝里,

像个孩子一样,执着于那一个明亮的夜晚,

执着于看到繁星,看到曾经光明世界中最自由的创造。

因为心底最深处的记忆就在那里,

烙进了灵魂之中。最深的灵魂记得,所有事情。


记得所有的相遇,笑靥和花朵。

记得银河中飞行的那些有趣的猫,

记得一片美丽的光影落在洁白的羽毛上,

记得人们头上的触角,

记得白色的马有最好看的华丽的翅膀。


也记得天使拥抱在一起,他们可以看到彼此金黄色澄澈的心。

还记得去环形整个星球的飞船,里面有一间接通上帝的冥想屋。

记得柔软的河水中,动物和人一样顽皮嬉戏。

记得所有人都深刻地联结在一起,思考着怎么创造和彼此帮助。

也记得要笑就最好地笑,要哭就最好地哭。


然而,投生的初痛与远离光明世界的难耐,

还会浮现在我们的灵魂记忆里,

哪怕我们在黑暗于光明共存的光怪陆离的世界已经生存了一世又一世。

我们的灵魂还是不老实,常常不习惯这样混杂美丑真假的世界,

常常,我们还是很想痛彻心扉般大哭。

我们不明白,我们失去记忆,我们忍受生而为人的苦,

我们忍受误解,忍受幼稚者的唾沫和鞭打,

我们还要在炼狱人间,越发坚定地,越发超越地,

高举着心中的光明之炬,或者细细腻腻地让温暖自然流散开来,

虽然有的时候会觉得特别累,特别无意义,

但只能去越发明白,这只是游戏一场,而自己是做出了选择的求道者,

越发要去守护光明,甚至一寸一寸去革除自己身上的弊病。


纯粹光明是不存在人类肉身的吧,但去接近确是我们的本能之一。

自我需要消解,自我却又需要重建。

或许,自我只是某种我们设定好的角色,去完成他,

的确是有趣的事情吧,完成这场游戏。

但自我毕竟只是角色,除去了爱和相信,自我以及伴随自我的所有,

都不过是无意义的空壳罢了。但他的确可以不是空壳。

我选了一条相对艰难而且疲累的道路,

但这不是出于无可奈何的对世界的失望,

反而是心甘情愿的对新世界的希望。

越来越多的种子播下去,总是会有发芽的一些。

那么,相信了,就认真相信罢。

毕竟,投生之初的约定,可是烙印在灵魂中的。

毕竟,光明的过往,也是不会消散的。

毕竟,还有那么多伙伴的支持。

也或许,世上这么多条路,我选的,

不一定要以疲累而艰难的方式去走。


贰零壹柒。伍。仨壹。

评论(2)
热度(3)
©举个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