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有在我们体验过内在后,才能打开外界真正美丽的封藏。”


私人唠叨博客。。灵修,佛教,文哲,欢喜之光,悲忧之事,情绪观照...... 各种

关于灵修,请转子博客:
云箜 ( 搜索 :yunkong7 )

最近土星顺行十二宫,
潜意识的深层恐惧与各种不信任、不安全感都会浮出水面。

刚好季节变化,
是要在考验中保持清醒了。
进入情绪的沉重漩涡,
但是依旧保持台风眼的自觉。

安住当下,痛苦也好,
欢乐也罢。体验它,看着它。
得进入越深越精细的觉知。
自然止住念头与头脑的模式,
就像拉住野马的缰绳一样警觉。
同时还得不打压自己的真实感受。

或许就在于区分可怕的念头之流
与 真切的情绪感受。
前者为头脑。
要及时止念、观念之起伏。
后者为真情实感。
得顺服、深入体验、感受、承受。

当然这过程不艰难就不会这么多人逃避了。
这么多人宁愿生病或者遭受外在的...

遥远的蓝


箭羽飞过     苍穹是蓝色的 

而眼睛已烧起了浑浊的墨

激愤呵——激愤的  火与山

那是悲歌中最深情的呐喊



家园啊        我宁静的港湾

守护一片土地,其实是守护

辽阔之心所凝聚的澄亮

晶亮着的     如你夜莺一般的双眸



我就这样望着你

你从亘古的神坛看向我——...

「流歌」


就让我消融在这里

畅畅然地 毫无依附与恐惧

融化到整个天地的怀抱之中


让我诚挚地活在整体之中

听从着宇宙本身的韵律

听从你我内里本身的韵律


我用明亮再明亮的双眼看向你

像看着我无数个丰富的过去 

也像看着我无数个鲜活的未来


我在此刻深深凝视你的双眼

如同飞翔本身一般

我落到了天地之内

也落到了我之内 与你之内


你的双手打开的时候

会流出无数的光萤,

你看到了吗?它们是你本来的颜色


最初我是婴孩 最后我还是婴孩

在我出生之后 复归之前

我都深深爱着你 

而我出生之...

眉心轮有点发疼,真的是莫名其妙
前几天在苏姐姐那,眉心轮反应也挺大,
还引得她的眉心也快爆炸了
我这才着重观察到自己的眉心轮,
但这种半知道又不知道的感觉真的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能过一会专注写论文,就不会眉心难受了吧

也不知道这种心念有关的东西
对方能不能接受到并在同一时空不同地点
会有感应和相应反应
如果我练到这地步也是有点可怕

可是自己心内的毛病还是得自己面对
但那种骚动有点难停止
可能就是在逃避论文压力吧
就是小孩子把戏

理性知道,可是坑还是得自己埋
但还是想请求大天使麦克和
大天使拉斐尔的能量护卫
感觉自己有受到自己内在不稳定势能的干扰
专心有被影响

真的是魔无处不在
自己内在细微的魔性要是一样样亮出来
也是...

余音尽可尽


蒙蒙天路欲落雨,
悠悠笛梵净空域。

不忆往昔人无句,
今朝把酒笑谁迂。

此情释了偶相叙,
清风潺澹月明珠。

轮回千变实不虚,
痴人忘梦禅音余。

贰零壹捌。伍。贰贰。

我感到你心的明亮

我走在清晨的路上,

耳畔流动着温柔清透的音乐。


嗅着青草的味道,

看着金碧色轻灵的柳条,

我轻盈地走着,喜悦着。


仿佛就看见了你的眼。

在天蓝色的背景中显得明亮而坚定。


我听着音乐潺潺的旋律,

路上花朵的花瓣是那样清和,

清和地就要把我包裹、融化。


我忽然就明白地再次知道了,

原来是没有分离这件事的。

你的能量总是全然地与我相连着。


我想,我这样真切地照见你就在我心内的时候,

我是认出了你的明亮的,

认出了你的清和,你的喜悦,你的潺潺。


我爱你,我的火焰,谢谢你就在这里。


贰零壹捌。肆。贰柒。

今天打坐冥想的时候,我是在专门花时间来体验内在的不平衡与各种潜藏的细微的可能的情绪的。挺难受的,这样的内观行为,因为会非常想逃避,感觉到在表面的平静祥和之下原来还跳动着许多无绪的乱撞的五颜六色的并不纯净的光之粒子。还有各种别人说过的或者没说过的声音,我自己的声音,或者虚假的声音,也都在窜动着。难受。一方面我深深地安住进去,甚至带了一点儿看似疯狂的喜悦。我深入进去,看着我自己很想逃避,看着我自己很想抓住些什么,看着我自己很想忽视过去的所有情绪之流。


我想,我是在感受着土星的威力的。我不想抗拒它。土星十二宫的难受,想必是我内修之路进步的高级助推。这样想来,我的确得一边感受,一边感...

内心戏之观

细碎密集的东西涌冒出来,

都是无言的沉默背后的茂盛生长,

天呐,在玻璃封闭的房子里,撞击,撞击,

尖锐的东西呐喊到沙哑,空空的洞里有好多风。


狂奔的念头野马,拉不住缰绳地向着悬崖。

烈火还在炙烤着内心的每一个细胞,炙烤,

批判着,评判着,怀疑着他人,更怀疑着自己。

抗拒啊抗拒,沸腾的高浪在喧嚣,抗拒啊抗拒。


观着自己就快走到悬崖边上,

或者知道自己又是戏剧的入戏者。

“聪明”地由一及二,由二及三,

“聪明”地联想啊,联想,跳进去吧,

魔鬼的坑。怀疑吗?厌恶吗?绝望吗?


宁静还是会到来。

浑浊的水还是会清澈下来。...

Day58 剧本,演不演

有的时候看着周围的人会有一种畅畅然的感觉,那种人世为虚假游戏的感受特别强烈。就会觉得好笑,想对周围的人说,诸君要不我们不玩这场人世游戏了吧?大家都在自己的剧本里面走动,而且常常入戏太深。诸君,不然我们不要如此认真罢?不要如此执迷、沦陷、抓取罢?

可是再看看萦绕在我们能量场中紧缩的恐惧,会有死亡、很有实感的病痛,会有绝望、值得痛苦一场的伤口,会有深深的无明执着、不断地匮乏与索取…… 我就该明白,很难,大家很难不玩这场人世大戏。

更何况这人世大戏有的时候并非是如此沉重的。一方面有许多更高等生命无条件的护佑与爱,一方面有人之本质的澄透在闪烁。轻盈与愉悦也常常将我们带出这场大戏,让我们重新在感受层面...

Day47 愿它潺潺流动

或许我该是无言的,无言而看着,看着,它便会如它所是潺潺流动。在金刚不坏的意志之山前,宁静地如同一个熟睡的婴孩。

但小我还是会痛苦,未完成的成长历程还是会痛苦。像薄薄羽翼的花朵颤抖在西风和雨中。这各种因切身情景而起的痛苦情绪,就像魔的使者,既可笑又可怖。

所以在完全轻盈的时候,是不能理解暗夜怎么会突然而至,觉知怎么会仍有痛苦的。不趋乐不避苦,我究竟做的对吗?我所行的方向是不是正确的?我要如何才能在更强大高频能量的冲刷之中,更好地接纳呢?我知道这是能量大潮清理的大时代。

但时常幻象真实地简直不能叫幻象,或许这便是遗忘的体验之所以为宝藏的理由。因为真切的感受之流,会因冲击而深刻,哪怕它表面显得如此...

©举个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